第一百八十章 汤隐村【求订阅、月票】(1 / 2)

“这绝对是科学!!”

舍人由衷地感叹了一句,对方已经在几个眨眼的功夫,完全恢复。

“看来以这个家伙的特殊能力,只有先将他的四肢砍下来再说,最好是弄个活体回去研究研究。”舍人心中默默地想了想。

再次抽出腰间的圆舞刃,提刀而上。

“哈哈哈——来得好!!邪神大人在召唤你!”

邪神教男子大笑着,抓着巨大的镰刀毫不犹豫就朝着舍人冲了上去。

跑动的过程中,镰刀的刀尖拖在地上,锋利的刀刃在地上犁出了一条隆长的沟壑。

舍人身上浮现出雷电铠甲,脚步频率更高,脚下的速度陡然加快,一个闪身化作雷电残影,消失在邪神教男子的视线中。

再次出现时,已经出于他的身后的。

裹挟着雷霆的圆舞刃就直直地斩向男子的握着镰刀的手臂。

锵!!

火星四射,男子的速度虽然不够强,不过神经反应速度倒是挺快的,恰到好处的一个回首,抵挡住舍人的斩击。

“不,不对,这并不是神经反应速度,而是...野兽的直觉!”

咔——

男子的手臂呈现出一个非常怪异的,常人几乎难以做到的幅度,手中的巨大镰刀在背后一个拖动加长甩,直接将舍人逼退。

就看到他的手肘处,已经完全反向折断。

看到这一幕的舍人眉头一皱,心中忍不住想要骂娘。

“怎么一个个的,都仗着自己骨头硬,恢复能力强大,就在那里为所欲为,看着还真是令人生气啊。”

上次在雾隐村,辉夜一族的辉夜伏取根就仗着自己骨头硬乱来,这次汤隐村的一个邪神教成员,仗着自己的恢复能力足够强,就随意地折断自己的手段来耍酷。

“这几年,咱也不是什么进步都没有啊...”

喃喃地说了一句,因为邪神教男子的攻击而不得不后退的他,抓住他攻击的间隙,再次欺身而上。

噗呲!

邪神教男子发现舍人的动作,他想要再次用同样的方法将其击退,只是这次,他的方法没有奏效。

刀术的提升虽然缓慢,不过时间久了,综合提升还是比较可观的。

最明显的,就是出刀速度。

这一点,舍人的刀,倒是与木叶白牙旗木朔茂的刀越来越像。

不追求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,也不追求多么强大或者是多么锋利,只追求一点,那就是...快!

无与伦比的快,能够达到超越神经反应速度的快。

当然,现在的舍人可能还做不到这一点,或许曾经的白牙能够达到,但就算是这样,也已经足够了。

圆舞刃直直地没入邪神教男子的腹部,刀尖从他的正面穿出。

但这样的伤,显然是难不倒他,舍人手掌一翻,刀由竖切转向横切,朝着旁边直接一拉,破要而出。

“哈哈哈——就是这种感觉,这种痛感,这才是我想要的,多来一点!多来一点!!”

“特么的,死变态!我讨厌变态!”

心中吐槽着,舍人却不得不抽身而退。

他不确定对方的有没有掌握像飞段那样的邪神教秘术,但只要不确定,他就不能让对方采集到自己身上的鲜血。

本来是不想用的,可是按照对方的这个情况,不用好像一时间有些难以解决,并且对方有数百人发起突袭,就算是他事先解决了不少人,但因为这个邪神教男子的阻拦,依旧有很多人的越过了舍人的这道防线。

要是不能迅速解决这个男人,后面就算是有三只猫帮助,也不一定能保护得下河野父女两人。

“杜门,开!!”

舍人在心中低喝一声,身上的肌肉瞬间隆起,无形的气流从他脚下升起。

应该是够了!

身化残影。

锵!!!

圆舞刃再次与猩红镰刀碰撞。

两把武器依旧发生了激烈的碰撞,产生不可轻视火花。

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次舍人挥刀斩下,那名邪神教男子处理在的地上的双脚立刻没入到泥土之下。

饶是这么疯狂的他,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意外。

紧接着,舍人身体来了一次一百八十的旋转,手中的短刀笔直落下,将整只手臂完全切断。

大量猩红的鲜血毫无疑问地从他伤口处喷涌而出。

并且这溢出的鲜血量,与正常人有极大的区别。

再次行动,又是一刀落下,另一只手臂又再次掉落在地面上。

这样一来,这名邪神教男子就算是失去了双臂,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自对方的大叫中,舍人并不手软,再次平刀斩出,将他膝盖之下的部分全都斩断。

收刀。

脸上的涨红完全褪去,身上隆起的肌肉也恢复平静,同时环绕于周身的白色气流归于平静。

听着耳中刺耳尖锐的大喊,舍人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旁,捡起地上掉落的那柄猩红镰刀。

感受着手中的分量,舍人轻轻地颠了颠,感觉还不错,而且手感好像也相当不错,倒是一柄值得一用武器。

转头看向那名倒在地上的邪神教男子。

“绝佳的实验材料啊...”

但很快,瞥向他伤口处的舍人,瞳孔却是猛地收缩了一下。

他看到了什么?

那两处被他齐肩斩断的手臂处,鲜血已经完全止住,不止如此一小团仿佛肉瘤一般的肉块缓缓地蠕动着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从中钻出来一样。

不只是他的肩膀处,还有他的膝盖处,全都长出了肉团。

“哈哈哈哈——没用的!没用的!!我有邪神大人的力量相助,在我还没有杀够人之前,你是没有办法杀掉我的!”

邪神教男子眼中充斥着抑制不住的虔诚。

他绝对是邪神大人最虔诚的狂信者,倒是和以后的飞段有一拼之力。

舍人在惊讶之后,眼中的精光迸射而出。

“真的是拥有越来越多要研究他的理由啊...”

“你不是仗着邪神之力吗?那就让我看看你的邪神之力极限在哪里。”舍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此刻手中的镰刀正好成为了顺手的兵器,再次对准他齐肩处新长出的肉瘤,轻轻地切了下去。

一次..两次..三次...

邪神男子的眼神越疯狂,但他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,全身变得越来越苍白,甚至有种将皲裂破碎的感觉。

舍人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“再这样下去,这家伙可就要真的去世了,那研究价值就会降低很多,不过也差不多到他的承受极限。”

说着,舍人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,将这个几乎神志都已经有些不清楚的人封印了起来。

虽然说他的恢复能力基本上已经丧失,不过底子还是在那里,就算是封印起来无法呼吸,应该还是能保持一段时间的活性。

“这个邪神教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东西,就是不知道河野太郎所说的,和这个邪神教有多的关系。

而且这个所谓的邪神,好像和涡之国涡潮村所创建的那个死神有不少相似之处啊。”

对于这一点,舍人也一直很好奇。

不过现在没有多少时间来想这些东西,要是河野父女因此而有什么闪失,他想要的可能就不一定能拿得到。

闪身朝着几人所在的方向冲去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